【招商汽车】汽车行业全球供应链与外需收缩双重冲击及企业的应对——招商证券宏观首席与汽车首席分析师的对话

2020.04.19 22:53:48招商汽车研究 原标题:【招商汽车】汽车行业全球供应链与外需收缩双重冲击及企业的应对——招商证券宏观首席与汽车首席分析师的对话 来源:招商汽车研究 核心观点 汽车高端零部件存货可支撑到6月。据悉,国内汽车产业的国产化率达到90%到95%,但剩下的5%至10%的核心高端零部件需要依赖进口,产品集中在核心芯片、电喷系统、精密件、发动机与控制系统、光学仪器等产品,主要依赖目前受疫情影响停工停产的美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的供应商。企业春节前后为应对疫情冲击加大了备货力度,并且目前的销售状况相对低迷,因此,存货可以支撑到6月。 被调研企业更担心外需收缩的冲击。一季度汽车国内消费骤降,1-2月的海外出口成为唯一亮点。但海外疫情爆发始于3月,疫情导致需求萎缩直接使我国汽车零部件和整车出口受到冲击,一方面,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汽车零部件制造中心之一,为跨国企业海外公司供货;另一方面,拉丁美洲、西亚、东南亚、非洲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我国汽车整车出口的重要目的地,出口额占汽车总出口的35%左右。这些国家的医疗水平相对落后,疫情严重化风险较高,对我国依赖出口的汽车企业将带来严峻挑战。 在应对方面,企业应积极与国际市场沟通合作,稳定6月之后核心零部件供货。加强海外供应商生产监测,尽可能地加快储备紧缺物资和备件,对重点进口零部件的替代提前做好预案。采用订单式生产,降低零部件备库的资金及库存压力。在政府发挥政策灵活性促进国内消费的背景下,车企应积极开拓国内市场。同时,针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应争取更多政策倾斜,包括税收减免、贷款便利、财政补贴等,以助力渡过艰难期。 风险提示:政策落地不及预期,疫情对车市需求影响持续加大超出市场预期,疫情对供应链产生影响幅度超出市场预期 海外疫情不断升级,欧美发达国家汽车零部件企业接连停产,围绕我国汽车行业面临的“断供”风险和外需萎缩的影响,宏观首席谢亚轩博士和汽车行业首席汪刘胜展开了对话。 以下为主要对话内容: 谢亚轩:当前全球汽车供应链体系大概情况如何?我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汪刘胜:汽车产业的全球化特征非常明显,当前已经形成以欧洲、北美、亚洲三大区域聚集的汽车产业高地。德国、美国、法国、日本、韩国等国汽车工业发展起步早,掌握核心技术,具有较强品牌优势和市场地位,一直以来在高端零部件的供应方面具有绝对优势。我国汽车工业已经成为全球汽车制造“中枢”,一方面,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汽车零部件制造中心之一,为跨国企业海外公司供货;另一方面,我国整车生产又需要进口发达国家高端零件。 谢亚轩:据报道,2月份因我国疫情,“断供”导致跨国企业海外公司停产减产,海外疫情3月份爆发后国外诸多车企停工,我国汽车供应链又受到“断供”影响,我想知道我国国内汽车零部件自给情况?哪些是必须进口的? 汪刘胜:总的来看,我国国内汽车供应链“喜忧参半”。一方面是大部分零部件通过国产化实现供应。通过国内外资(含合资)企业和自主品牌企业零部件供应可满足90%以上的需求,主要原因是外资(含合资)企业落户中国后带来的产品本土化生产,同时我国汽车企业掌握了大部分零部件的制造技术,已经具备一定自主生产能力。从落户中国的外资(含合资)企业来看,博世、佛吉亚、采埃孚、麦格纳、电装等龙头零部件企业均落户中国,生产基地遍布我国六大汽车产业集群 (长三角、珠三角、东北、京津翼、中部和西部)。以博世为例,在中国有38个生产基地,20多个研发中心,产品包括汽油发动机管理系统、变速箱控制系统、车身电子、混合动力和电力驱动控制系统等。从国内企业来看,发动机总成、大部分变速箱总成、底盘系统、传动系统、内外饰等已可实现自主配套)。按时,尽管我国自主零部件供应商中已出现一批专业性较强的企业,但仍有相当数量零部件供应商集中在低附加值零部件领域,且分散重复。二方面,核心零部件供应存在“卡脖子”问题,“短板”效应明显,依赖国外进口。据海关统计,2019年中国汽车零部件进口金额为367.1亿美元,产品主要包括汽车附件及车身、变速箱、发动机、轮胎和其他。一直以来,外资企业把持着高端零部件的大部分供应,美国、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在芯片、电喷系统、精密件、发动机与控制系统、光学仪器等产品的技术垄断优势还是非常明显。 谢亚轩:我明白了,从产业链分工来看,我国汽车供应链主要缺乏芯片、精密件等产品的生产能力,这块不得不进口。据你了解,国内比较有代表性的车企国产化率有多高?“断供”影响多大? 汪刘胜:我们对国内汽车企业进行抽样调研,据相关行业专家反馈,国内生产的汽车国产化率普遍在90%以上,国产品牌甚至超过95%。进口产品主要是半导体、发动机、芯片、传感器等高端零部件,价值量并不大但是不可或缺,有些车企从东南亚采购芯片,但是对德国、日本、美国等存在进口依赖。但由于车企均有2-3个月的零部件库存,短期对整车产能并不造成影响,“断供”对我国汽车工业产生影响会延迟到6月之后。 谢亚轩:你刚提到了部分企业从东南亚采购芯片,为什么外资企业会绕道中国选择东南亚设厂? 汪刘胜:当前东南亚部分国家成为外资生产半导体、高端电子产品等产品的重镇,如在马来西亚投资建厂的企业包括英飞凌、村田电子、环球晶圆、日月光等。外商之所以没有在中国生产核心高端零部件,主要的顾虑在于知识产权保护层面,在这方面受到一定“诟病”。 谢亚轩:看来是知识产权问题,跨国汽车公司为保持竞争优势和市场份额,用知识产权手段来排挤对手,已成为国际市场竞争的惯例,这方面我国还任重道远。目前来看,供应端短期看来问题不大,需求端来看,我国一季度汽车消费出现严重下降,国外疫情发生后,会不会对我国汽车出口造成很大影响? 汪刘胜:确实相比“供应端”的影响,海内外需求端萎缩更让车企担忧。一季度国内汽车销售同比下降40%左右,各大车企销售均呈现断崖式暴跌,1-2月的海外出口成为唯一的亮点。据统计,上汽集团1-2月累计出口突破45000辆,同比增长约20%,奇瑞汽车出口也同比增加了39.9%。但海外疫情爆发始于3月,当前国内市场购买力尚未恢复,出口端又将面临外需萎缩的冲击。考虑到出口对订单存在滞后,预计二季度订单出现减少,4-5月的出口情况并不乐观。 谢亚轩:那企业层面,国内车企出口业务(或海外业务)情况如何?哪些车企对出口业务(或海外业务)占比较高? 汪刘胜:中国汽车工业协会2019年统计信息数据显示,上汽集团、奇瑞汽车、北汽集团、江淮集团、东风汽车、长安汽车、长城汽车等整车出口量较大,其中上汽集团出口238171辆,奇瑞汽车出口122887辆,北汽集团出口77007辆。但是根据整理的34家上市企业境外业务披露信息,我国中小型汽车企业出口业务(或海外公司业务)占比相对较高。15家企业的出口业务(或海外公司业务)占比超过20%,其中,跃岭股份境外业务占比高达84.3%,圣龙股份为59.6%,隆基机械为58.5%,林海股份为51.3%。同时,中原内配、宗申动力、淮柴动力、金固股份的占比也都超过40%。 谢亚轩:理解了,就是大型车企凭借在国内市场占有率,可能对海外市场并不存在依赖性,反而中小型的国内市场受挫,一直在积极拓展海外市场,出口业务占比相对高。那这些企业出口目的地是当前疫情严重的国家吗? 汪刘胜:中国汽车国际贸易协调委内部主要出口企业的数据显示,主要出口目的地为墨西哥及加勒比海地区、智利、沙特、俄罗斯、巴西、美国、印度尼西亚、秘鲁、厄瓜多尔、泰国、澳大利亚和埃及。其中,对印度尼西亚、沙特、俄罗斯等国出口排名上升较快。2019年我国汽车总出口122万台,其中拉丁美洲出口35.64万台,亚洲(中国外)出口30.16万辆,非洲出口15.33万台,可见,非发达经济体已成为我国汽车出口重要目的地。我们将汽车出口目的地分为欧美、日韩和非发达经济体(亚洲、非洲、南美洲等),数据显示近几年我国总出口额呈现稳定趋势,且三大区域的出口额占比也分别维持在50%、15%和35%左右。当前欧美疫情较为严重,据卫生领域专家判断,下一步非洲、南美洲、南亚等区域可能将成为全球疫情的高危地区。这些地区的国家医疗水平相对落后,受创严重程度也将超过发达国家,疫情爆发将使得依赖出口的汽车企业暴露更大风险,出口业务在二季度或受到重创。 谢亚轩:针对当前汽车供应链和外需收缩问题的应对,你有何看法? 汪刘胜:供应链方面,主要概括为稳供应,找替代,采用订单式生产。积极与国际市场沟通合作,稳定6月之后核心零部件供货。加强海外供应商生产监测,尽可能地加快储备紧缺物资和备件,对重点进口零部件的替代提前做好应对预案。采用订单式生产,降低零部件备库的资金及库存压力。需求方面,在政府发挥政策灵活性促进国内消费的背景下,车企应积极开拓国内市场。同时,针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争取更多政策倾斜,包括税收减免、贷款便利、财政补贴等,以助力渡过艰难期。 谢亚轩:对,我也认为当前重点在于内需。国内多地均频繁出台刺激手段,如通过汽车下乡、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鼓励购买“国六”标准新车、购物券等方式促进汽车消费。但消费取决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稳步提升,除了短期刺激政策外,我认为政府会持续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以释放国内需求。鉴于部分领域供给可能存在瓶颈,刺激政策的着力点,时间点和刺激力度均应有所考虑。此外,知识产权是汽车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提升造核技术是汽车工业转型升级的重点。我国核心零部件受制于发达国家进口成为我国汽车工业发展的瓶颈。而外商车企绕道中国前往东南亚设厂,说明我国仍需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优化投资软环境。随着我国汽车品牌深入国际市场,在知识产权领域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企业在增强核心竞争力的同时,建立知识产权战略保护体系也同样重要。 分析师承诺 负责本研究报告的每一位证券分析师,在此申明,本报告清晰、准确地反映了分析师本人的研究观点。本人薪酬的任何部分过去不曾与、现在不与,未来也将不会与本报告中的具体推荐或观点直接或间接相关。 招商汽车团队介绍 汪刘胜,1998年毕业于同济大学。7年产业经历,2006年至今于招商证券从事汽车、新能源行业研究,连续11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入围。2008年获金融时报与Starmine全球最佳分析师-亚太区汽车行业分析师第三名;2010年获水晶球奖并获新财富第三名;2014年水晶球第一名、新财富第二名;2015年水晶球公募第一名、新财富第三名;2016年金牛奖第二名;2017年新财富第三名。“智能驾驭、电动未来”是我们提出的重点研究领域,基于电动化平台、车联网基础之上的智能化是汽车行业发展的方向。 寸思敏,上海财经大学硕士,3年证券行业研究经验。2016年加入招商证券,重点覆盖传统整车、零部件、后市场板块。 李懿洋,清华大学硕士,2年证券行业研究经验。2017年加入招商证券,重点覆盖新能源、智能汽车板块。 马良旭,清华大学博士,3年证券行业研究经验。2018年加入招商证券,重点覆盖商用车、新能源、智能汽车板块。 杨献宇,同济大学硕士,一年半汽车产业经历,2年证券行业研究经验。2018 年加入招商证券,重点覆盖乘用车、商用车、零部件板块。 投资评级定义 公司短期评级 以报告日起6个月内,公司股价相对同期市场基准(沪深300指数)的表现为标准: 强烈推荐:公司股价涨幅超基准指数20%以上 审慎推荐:公司股价涨幅超基准指数5-20%之间 中性: 公司股价变动幅度相对基准指数介于±5%之间 回避: 公司股价表现弱于基准指数5%以上 公司长期评级 A:公司长期竞争力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B:公司长期竞争力与行业平均水平一致 C:公司长期竞争力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行业投资评级 以报告日起6个月内,行业指数相对于同期市场基准(沪深300指数)的表现为标准: 推荐:行业基本面向好,行业指数将跑赢基准指数 中性:行业基本面稳定,行业指数跟随基准指数 回避:行业基本面向淡,行业指数将跑输基准指数 免责声明 本微信号推送内容仅供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证券”)客户参考,其他的任何读者在订阅本微信号前,请自行评估接收相关推送内容的适当性,招商证券不会因订阅本微信号的行为或者收到、阅读本微信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客户。 完整的投资观点应以招商证券研究所发布的完整报告为准。完整报告所载资料的来源及观点的出处皆被招商证券认为可靠,但招商证券不对其准确性或完整性做出任何保证,报告内容亦仅供参考。 在任何情况下,本微信号所推送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除非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在任何情况下招商证券不对因使用本微信号的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读者不应以本微信号推送内容取代其独立判断或仅根据本微信号推送内容做出决策。 本微信号推送内容仅反映招商证券研究人员于发出完整报告当日的判断,可随时更改且不予通告。 本微信号及其推送内容的版权归招商证券所有,招商证券对本微信号及其推送内容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招商证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刊登、转载和引用,否则由此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及法律责任由私自翻版、复制、刊登、转载和引用者承担。